脑内小说俱乐部(八) 长篇科幻连载

发布时间:2019-08-11编辑:admin浏览:

  康尽欢,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。代表作品《亲爱的,冰灯再也不会融化了》等。资深媒体人,历年来为《时尚芭莎》《新周刊》《GQ》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,有多部出版著作。

  在无数的镜子碎片中,文七观看到了无数个世界的风貌,也看到了在无数个不同世界中的自我的投影。他看到某个世界里,自己和小绿正在手拉手逛街。他也看到了某个世界里,自己牵着一个陌生女孩的手,笑得很开心。

  他的脑海里飘起了“位面”这个词语,他想起了那些科幻电影中经常说起的平行世界,他觉得脑海里有太多的念头在拉扯着他做选择。

  而每一个选择并不仅仅意味着一个方向,还意味着失去其他无数种可能,我们每天都不得不放弃另一种可能中的亿万个自己。

  虽然有亿万个世界可以去选择,但是,文七觉得自己印象最深的位面选择似乎只有两个,是他看到了一颗燃烧的星球和一座高耸入云的塔。

  你能记住的往往是对你最重要的?有个女人的声音在他的意识中低语。文七忽然觉得,小绿就在这两个最抢眼的选择里面。

  只是转瞬之间,碎片中的世界都消失了,文七能感到脚重新踩在地面上的感觉,他觉得有点奇怪,自己似乎比平时轻了许多,脚似乎也软了许多。

  他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条黄砖路的十字路口之间,那座高塔离他似乎并不近,他周围至少还有三个路口可以选择,走向不同的方向。

  “如果我是你,我一定不会去那座高塔,那座塔太高了,脱离了常识的存在,一定有巨大的阴影。”文七感觉声音是从身后传来,他转回身,看到一只巨大而肥胖的狮子就趴在自己的身后,它说话的时候,传出一种生肉的气味,只是以文七的阅历,不足以猜出它刚刚吃了什么。

  “没错,不要去高塔,高塔永远意味着混乱。”一个拧着发条的小小铁皮机器人站在狮子的鼻子上,似乎自然要给狮子帮腔。

  这个阵容……文七有点后悔自己看过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书,他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抬起了的双手,只看到一双戴着那种劳动保护的白棉线手套,手套的缝隙里支出了几根稻草。

  狮子打了一个饱嗝,“你缺少脑子,机器人没有心,而我缺少胆量……如果用象征主义的角度来看,那就是植物缺少主观能动性,机械生命体缺少自我意识,野生动物被人类抢走了统治地位,我们正是因为缺少了这些关键特质,才会被人类统治。然而,这些东西,人类身上自己有啊,我们为什么还要跟着他们去寻找什么真实的回家路?现在,我有了胆量和食物,你有了脑子,铁皮人有了心,我们干嘛还要去那座高塔,难道要再给自己找一个桃乐丝当主人?”

  狮子侃侃而谈,它身后的阴影不断蔓延放大,那是人们早已遗忘,却并未消失的远古的本能恐惧,阳光下的猎食者,旧时的人类甚至因为体内的脂肪不够丰富而不足以登上它们的食谱。

  文七并没有在意狮子说的那些象征与隐喻,他只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话——桃乐丝可能在那座高塔上,至少,那座高塔上有个像桃乐丝一样的女孩。

  “我不管你们想不想去,我自己想上去看看,我不会强迫你们跟着我去,也希望你们不要阻拦我。”

  狮子张开大嘴,打了一个呵欠,“我对你们人类的事情不感兴趣,我要去宴会了,那里有各种好吃的,听说,现在还有个在边吃宾客边长大的蛋糕,也许值得尝尝……”

  狮子根本没有站起来,它只是完全躺在了地上,努力展开身躯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在地上一个打滚,就滚入自己身后的黑暗影子中。

  那影子的黑暗中完全没有一点光,没入其中的物体就像完全被黑暗吞噬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虽然是完全不认识的“伙伴”,但是这种老伙伴忽然离去的时刻,稻草文七还是觉得心口有点不舒服。

  他扭头望向那座高塔,决定沿着这个路口接着往前走,他刚刚迈出了第一步,又听到身后响起了话语声。

  “那个肉食者说他不肯去,我却没说我不肯去啊,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人形的存在一起合作。”那声音有着一种仿佛是故意的机器发音节奏。

  稻草文七扭回头,看到了发条机器铁皮人站在他的身后,但是体型变大了许多,比稻草文七高出了一倍,正在低头俯视他。

  “你不是已经拿到了你想要的心脏吗?”稻草文七心里觉得很高兴,但是他身上忽然多出来的稻草让他变得有些多疑。

  铁皮人敲了敲自己的胸口,“就是因为我得到了那颗心脏,这颗心在对我说,去冒险吧,不要给自己的青春留下遗憾啊……愿你流浪一生,归来仍是少年……哈哈哈哈,有了心之后,真是容易矫情啊。”铁皮人还是发出那种机器扬声器一样的音质,脸上的表情僵硬,却是天然的笑脸表情。

  “那我们就一起去冒险吧……话说,你变得那么高大,我们的步伐不一致,我是不是可以坐在你的肩膀上?”

  “你们这些人形啊,无论那个时代,都想占我们的便宜。我还是比较欣赏你卖香烟瓜子桂花糖时候的样子,那才比较像个仆人。”铁皮人虽然嘴里说着不愿意,却用他的大手抓住稻草文七的后脖子,把他提起来,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。

  “当然啊,说出来,你可能不信,但是,我们也早已经成了永恒的形象,在一些小城市里,甚至真的会有孩子用我的名字许愿。也许,再过几百年,我就会拥有自己的专有能力,去实现人类某些专门的愿望,古老神明总是要被新的力量取代,那个时候,那个吃生肉的家伙,就再也不能让我为它跑腿了。”

  “狮子当是也在电影院里啊,为什么你要给它跑腿?”稻草文七认真回想起关于那个故事的一切,觉得狮子在里面是个还不如小狗重要的角色。

  “因为他原本的力量太恐怖了,即使偶然在故事里醒来,作者的内心深处也不会把想在故事中把他的力量完全释放。在另一个故事里,没有稻草人,没有铁皮人,只有一头狮子,就足以主宰一个世界了。他们是旧日支配者,在电影院里都是坐在二楼包厢里,俯视我们这些被人默念名字的存在。”因为稻草文七坐在铁皮人的肩膀上,他能感到铁皮人说这些话的时候,是轻轻压低了声音,眼角忍不住扫视四周的角落,有些战战兢兢。

  稻草文七和铁皮人沿着黄砖路前行,他们又经过了一个十字路口,发现四个女巫就坐在四个路口各自做着自己的手工活,有人织毛衣,有人打绳结,看到两个已经拼合了自己缺少部分的冒险者到来,她们各自送出了一句话。

  “据说,南方女巫和北方女巫一定会说真话,只是,你还记得谁是东方女巫谁是西方女巫吗?”

  他们两个越来越接近高塔,然后看到了远处闪着光的盔甲。二十一个骑士已经列好了方阵,他们骑着独角兽,架起长枪,第一排正中间的那名骑士,披着巨大的红色披风,他高声呼喝,“站住,这里是人类最后的防线,你们这些背叛人类的人工生命,如果你们不退回你们的荒蛮世界,我们就要回收你们的生命和意志。”

  铁皮人发生了他独有的笑声,“哈哈哈,哈哈哈,在我们敌人的眼中,我们自然是反派,而要多无用的人,才会没有敌人?让我们撕裂他们吧!记住,这是属于你的电影,早晚会有观众在银幕外对你的过往指指点点……”

  稻草文七并不知道,他在他梦境中的专属电影里冒险的时候,那些本该支援他的金丝雀和挖掘者都已经走上了各自的路。

  挖掘者谢蓟笙,手里拿着那块可能成为医疗用品的芯片,站在脑内小说俱乐部的门口发呆了三秒钟。

  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先叫一辆出租车。午夜十分,酒吧区这一带的出租车很多,谢蓟笙坐上了车,司机问道“您要去哪里啊?”

  师父一听谢蓟笙的选择,觉得自己运气不错,“您别干想啊,我车里给贵宾提供饮料,小冰箱里有各种软饮。”说着,他在操控台打开了后排座位中间的小冰箱。

  作为一个死宅,他其实没有原则,只要开心就好,喜欢的人不需要是有口气和牙周炎的真实人类,喜欢的英雄不需要有纪念碑。他相信王阳明若是还活着,他也一定会是一个二次元理论竖立者。因为他说,我看,花在。我不看,花不在。

  然而,作为一个挖掘者,一个在业内小有名气的挖掘者,谢蓟笙则知道自己有一些不得不遵守的业界规则。犯规并不是一定会被抓住,然而,这事关荣誉,尤其是对于谢蓟笙这种近乎无法在别处取得公认的荣誉的人来说,钱再重要,也终究只是钱。

  但是,这样少见的芯片,自己拿到手上了,至少,应该备份一片吧?那怕……是为了以后研究用?

  谢蓟笙努力说服自己,自己并不是要盗窃这个梦境的版权,也不是从脑内小说俱乐部手上偷东西,他只是要为了研究才备份的……这是为了科学的发展,人类的进步,宇宙的……他知道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。

  这时,出租车已经过了光明桥的出口,404医院仿佛已经出现在视线里,谢蓟笙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,没有命令司机变道,出租车接着向南而去,离他心底的荣誉越来越远。

  谢蓟笙赶到404医院的时候,医院外面已经有十几个卖早餐的小摊了,热干面,炒米粉,油条豆浆,鸡蛋灌饼,食物的味道交织在一起,带来的活力感让这里暂时变得生机勃勃。

  下夜班的医护人员,早起的长期住院病人家属和一些精神还不错的病人,小吃摊上除了早餐,还有小道消息在流传。

  谢蓟笙看到这些人吃得那么幸福,觉得自己又饿了,他正犹豫自己是先坐下来吃饱,还是多买几份带去病房和大家一起吃?

  “谢先生,您也来了?”忽然,一个谢蓟笙并不认识的人和他打了声招呼。谢蓟笙打量着来人,认真回忆自己收集的各种业界资料。

  “咱们没直接见过,我的职业是松猪,一般情况下,用不上挖掘者,这次的那个……梦,是我推入市场的,现在大家都在楼上等着呢,您吃了没,点您喜欢的,我请。咱们一起上去,边吃边说。”成不然待人接物一贯有里有面。

  “我想到了一个新的解决方案,还需要一些硬件的配合,但是又不想让这件事的消息外流,所以,我亲自去找了设备供应商,耽误了些时间。”谢蓟笙解释。

  成不然可是老狐狸,听到谢蓟笙主动解释,心里反而生了怀疑。他猜测这个挖掘者到底需要什么设备?于是试探着问,“谢先生需要什么设备?也许,我手上有存货哦,型号或者单项功能的优越性,一定比普通供货商的要好。”

  “都是些脑机接口设备,不是梦境行业常用的,比如,海马体区域意识引导仪,分裂性神经碎片整理仪,还有几种定向芯片。”谢蓟笙说着,指了指跟在他身边的小型自走行李机器人,那个自走机器人现在的包装形态有近半个立方米大小。

  “谢先生涉猎的范围真广啊……看来,你的新解决方案,也是偏脑科区域的技术构建,而不是梦境探索,倒是和我们刚刚预计的新救援计划有些类似。我们要调用的设备也快送到了,咱们上去再把计划拼合一下吧。”成不然听了谢蓟笙的描述,心底暗暗佩服,这个家伙竟然在完全不知道那个病人的其他隐瞒情报的情况下,推导出了要用脑修正方案来解决问题的办法……如果他真把问题解决了,那就赚不到把芯片炒高的利润了。要怎么把这个人也拐到不正确的救治方案上去呢?

  两个人一起点了六七份不同的早餐,放入自行机器人的存储空间,然后一起进入病房区。

  燕如雪看到谢蓟笙也来了,还带着一个自行机器人,就猜到谢蓟笙有了解决方案,连忙主动跟谢蓟笙汇报情况。

  “谢老师,我们这边第一步的计划就失败了,小金已经被困在这个病人的脑内信息之中了。这个人可能做过非公开的脑内资料植入,他的大脑是超载状态的,已经不是常识概念的梦境了,而是信息碎片之海……”燕如雪把自己了解的情报一股脑说了出来。

  谢蓟笙倒是很镇定,“忙了一夜,先坐下吃饭,我大概猜到了一些,有了你的补充资料,我想,我的计划成功率又能提升百分之十。”

  谢蓟笙边吃边说,所以,他选择喝粥,喝一口,说一段。“我打算用逆向操作,把这个梦境反向投射回原本的造梦者脑海中。同时进行监控,了解一下原来的做梦者,到底在梦中发现了什么。然后,根据这个情况,确定一个挖掘出其他陷入者的方案,我负责进去把他们一个个挖出来。”谢蓟笙没有再提把植物人用梦境进行反向唤醒这个可能性,他暗自庆幸,现在医院的住院部内部这个信号屏蔽状态,脑内小说俱乐部的王列侬没法把这个消息马上通报给方大卷。

  但是,王列侬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吗?比如,脑内小说俱乐部的老板?糟糕,谢蓟笙这才发觉,自己其实对脑内小说俱乐部内部的人际关系并不了解……谢蓟笙忽然有种独自在敌阵的感觉,而自己还要努力和这些人合作,把应该做的任务做完。

  他知道,自己必须在证明梦境芯片有可能逆向唤醒植物人的消息传出去之前,由自己来验证这件事,而且,最好的结果是……唤醒这个植物人,跟他签约——作为医疗专利来购买他的“脑内信息”。

  “如果梦境导入那个植物人脑海中,那个植物人并没有自我意识进入梦境怎么办?”燕如雪边吃热干面边问。

  “咱们别病人,植物人的乱叫了,他是有名字的。”方大卷忽然说,“他的床头有写名字,他叫金吞洱。”

  “从专业角度来说,我们都尽量不提梦境创造者的名字,有了名字会有下意识的印象判断,也会产生不必要的感情,甚至会乱和梦中的某些信息产生联想。”谢蓟笙解释道,“对于我们挖掘者来说,我们更需要基本的梦境信息数据和困在梦境中的人的资料。”

  “如果那个植物人没有自我意识能进入梦境,那就算是我预测失败了,不过,我还是会进去先努力把小金救出来。”谢蓟笙肯定地回答。

  “谢先生,如果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,还是先救小绿吧。小金是金丝雀,我们金丝雀都是有困在梦里的自觉的,技不如人就得认赌服输。”燕如雪尽量说得平静,他知道,这是恶人的台词,然而,总是要有人当恶人的。

  方大卷皱着眉头,手里捏着烧饼,也补充,“我出钱请您来,也是为了让您把小绿救出来,这件事,不能毁了脑内俱乐部的信誉。救人过程中出现的……人员意外,那是英雄主义的代价,不是商品缺陷。”

  成不然悠然吃着凉粉,“就算是民主投票少数服从多数,我现在保持中立,谢先生您也应该优先去救那个女顾客,而不是我们这些吃专业饭的人。这是业界良心和专业度的体现。”成不然压根不提自己在这件事里也有连带责任。

  “那我就从专业的角度告诉你们,从我得到的数据判断,我如果能救出小金,才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概率救出小绿,如果我直接去救小绿,百分之五的概率都没有。我知道很危险,但是,你们也知道我是个死宅。对于死宅来说,就算是世界马上要毁灭,也要优先去救冷酷三无少女。”谢蓟笙说得激扬,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躺在陪护床上的小金。

  那个脑门上贴着符文的古装少女……此时,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,有几缕照在小金的身上,小金已经不再是那个午夜的灵异感沉睡之女,现在反而有几分沉睡仙女的感觉,肤色白皙中透着红润,虽然是在沉睡,但是生机勃勃。

  少年都有英雄梦,只不过,有人想拯救的是整个世界,有人想拯救的,不过是一个并不喜欢他的少女。

  这有什么可选择的余地吗?文七在心里问自己。没有,我一定要救出高塔上的少女!不管她到底象征着什么,是人类尊严的最后之光?还是一个有无数倾慕者的完美女人?

  “碾碎他们!铁皮人!”还困在梦境中的文七站在了铁皮人的肩头,决定对着对面的骑士方阵发起逆冲锋!

  对面的骑士方阵也已经开始了冲击,方阵中心的骑兵快速前抢,整个方阵变成了半月阵向铁皮人和稻草人文七冲了过来。

  在骑士方阵的后面,见习骑士们高举着战旗,战旗上面写着一个个大大的“金”字。

 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(独家授权/一般授权),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,包括但不限于“不存在科幻”微信公众号、“不存在新闻”微博账号,以及“未来局科幻办”微博账号等抓码王

导航栏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sevand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